您好,欢迎来到上海锦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热线电话:(86)021-62968227    13391434991

行业信息

大众:不管,就要保时捷IPO

2022-09-08 10:08:34

寒冬般的市场条件使上市普遍停滞不前,但大众不打算给保时捷踩刹车。

迈入九月,如果一切按计划行事的话,汽车历史上最高价估值850亿美元的一次IPO即将达成,欧洲也将迎来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如果成功,保时捷的品牌估值甚至可能超过其母公司大众目前的市值。


从去年开始,大众汽车集团一直想要优化旗下的部分品牌,其中推动保时捷单独上市,剥离兰博基尼、布加迪等超豪华品牌的传闻频频传出。今年2月,大众汽车集团与保时捷正式起草并达成了一份关于保时捷独立上市的初步协议,希望借此释放这个豪华汽车品牌的价值。

事实上从今年开年开始通胀失控、利率上升以及欧洲数十年来最严重能源危机等都使得IPO市场开始大幅度放缓,整个IPO市场如坠冰窟,在这种时期投资者开始变得谨慎并且更多地持观望态度。


大众于 2 月启动了内部审查,以准备保时捷的潜在上市。自俄乌战争以来,尽管欧洲经济一直受到能源价格飙升的影响,大众高管减持重申了他们对首次公开募股的承诺。

内部的宫斗

会成功上市吗?就本周一大众和保时捷的董事会召开讨论上市计划来看,IPO迫在眉睫,又似乎势在必行。

前有法拉利上市后价值连翻5倍,大众很难不心动,菲亚特(现为 Stellantis 的子公司)于 2015 年分拆其最具标志性的品牌法拉利时,当然菲亚特的大股东阿涅利家族迎来了最好的时机,当时全球市场处于普遍上升趋势、低通胀和低利率时期 。


自 2015 年首次公开募股以来,法拉利的股票,以 43 欧元的价格首次亮相,但今天已经达到195欧元。

“阿涅利家族已经清楚地展示了如何从他们的汽车集团中释放价值的方式。大众汽车现在正在追随这些脚步,并将把一个传奇的跑车品牌带到证券交易所,”投资顾问 Patrick Kronemam认为。

和一年一万两的法拉利相比,销量和利润两手抓的保时捷在资本市场也许更会如鱼得水。


大众虽然明面上说的是希望释放这家标志性跑车制造商的潜力,但实际上就是想通过公开募股收益,同时通过保留 12.5% 具有股东投票权的优先股,大众汽车将继续全面控制保时捷。

有分析师表示,大众汽车只发行无投票权股票的决定激怒了一些投资者,并可能使其更难获得股票的最高价格。大众的算盘打的在中国都听得见。

但保时捷-皮耶希家族斗了这么多年了也绝不会吃亏,保时捷的上市方式是为内部人士保留有投票权的股票,为其他投资者保留无投票权的股票,“主要是为了确保家族成为保时捷的主要股东,”有分析师认为。“这个家族希望把缰绳掌握在自己手中。”


同时在资金分配上两家也出现分歧,大众汽车希望通过这一次的IPO来募集尽可能多的资金来支持大众的电动车转型计划,但皮耶希家族则希望能够更直接参与到保时捷股份公司的管理并拥有更多话语权,因此并不希望股票发行价格过高。

事实上,大众集团和保时捷-皮耶希家族一直在暗中较劲,事实上7月的管理层上任首席执行官的赫伯特·迪斯下台也不过是两家争斗的牺牲品。董事会任命保时捷首席执行官奥利弗·布鲁姆 (Oliver Blume) 接替他担任大众汽车的负责人,但允许布鲁姆先生继续担任保时捷首席执行官一职,这激怒了一些投资者。他们认为双重角色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尤其是IPO 之前这段敏感时间。

7 月底,伯恩斯坦研究公司进行的一项投资者民意调查显示,71% 的受访者认为布鲁姆先生的双重角色会对保时捷 IPO 产生负面影响。


大众首席财务官阿诺·安特利茨(Arno Antlitz)在 7 月份表示,该公司仍致力于 IPO,他表示这将赋予保时捷更多的企业独立性,而大众“将在为转型融资方面获得更大的灵活性”。

所以这次保时捷IPO后在内部谁更占上风还不得而知,但外在情况已经不容忽视。

外部的危险信号

保时捷之所以能够被带到证券交易所是因为其客观的销量和利润率,从2018年很多车企都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是豪华车不仅没受影响,市场份额却不降反升。作为价格居高的豪华品牌保时捷却在受疫情影响以及车市震荡的三年里销量不降反增。


中国的汽车消费,从2015年的“每卖出20辆新车,其中就有1辆是豪华品牌的车”,变成了2021年的“每卖出6.7辆新车,就有1辆是豪华品牌。”

数据显示2021年,保时捷在所有在售市场的交付量都实现了上涨,而其中接近三分之一都卖给了中国。


但今年似乎豪华品牌的好日子到头了,从各种数据和报告来看,不仅是保时捷,整个豪华车市场都已经不香了,中国作为保时捷连续七年最大的单一市场,中国市场的风向一旦变了,保时捷应该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今年的1-7月,保时捷累计销售5.3万辆新车,同比下滑3%。7月保时捷品牌成交均价为88.7万元,与6月比较减少8600元。


7月,保时捷卡宴、帕拉梅拉等百万元级别的大车销售压力大,去年同期经销商甚至可以加价销售,但即使今年零售已经有了一定的折扣还是没有止住下滑的销量。

不仅如此,曾经豪华汽车的保值率也在下跌,一旦保值率下跌会进一步影响大家购买信心,形成恶性循环。根据《2022年7月中国汽车保值率研究报告》来看,保时捷保值率从100.1%下降了接近10%,至90.9%,奔驰从79.5%下降至73%,宝马从74%下降至69.1%。


同时从报告中不难看到,由于2022上半年先后全球汽车行业都在经历俄乌战争的连锁反应、和疫情连带的供应链问题,造成了电动车连番涨价和交付困难的局面。虽然市场似乎还呈现出豪华车新车价格坚挺,供不应求的态势,但二手车市场的情况却是相反的。

本质上,新车的价格与二手车残值有着直接的挂钩关系,新车越值钱、二手车越值钱,但实际情况却变成尽管新车没有降价,但二手车却开始变得不值钱,市场是诚实的,如实地反应着消费者的倾向。


而现状的核心原因是消费在降级,随着经济波动,大部分人消费欲望降低,也更加看重实用性,而非附带的价值属性。要知道豪华品牌在大多数人眼里的特性顺位首先是贵,其次才是好。

我国取消二手车迁入限制之后,整体的价格开始变得更加透明,此前的二手车残值表现开始进一步走低,因此,豪华品牌的后续保值情况有可能进一步下降。

今年欧股市场虽然遭遇了寒冬,但这并没有阻止投资人对保时捷IPO的热情。无论是内部集团的“宫斗”还是外部市场的危险气息,也没推迟保时捷的IPO计划。九月末十月初首次公开募股的收益对于大众追赶特斯拉以及集团电动化转型的推动是显而易见的,但对保时捷而言到底是升格还是降级还言之尚早。


来源:上海锦町新材料科技整理自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图文资讯转载自网络等,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我们